【乡村大凶器】【249-250章】【未完待续】   出处:www.654lu.com    点击:加载中


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跟你媳妇儿聊聊天

  “呃……”李华顿时羞红了脸,老爹是咋的了?电话里问了一次,这会儿又问,旁边还有这么多人儿呢,难不成真把裤子脱了瞧?

  小鸡鸡挨了一脚是不假,可,大伙儿都知道,只要不是蛋蛋碎了,肉棒子断了,痛一会儿也就算了,今儿主要咽不下这口恶气!

  想我华哥在柳河乡,从小学一直横到初中毕业,在庆元县读高中都没怵过几人儿,如今大学归来,放个野炮都能如此不顺,小鸡鸡挨了打,事关颜面,如何能轻易揭过?

  “哎呀,爸,那小子,都是那小子挡住了我的去路不说,还给我一顿暴扁,说什么‘儿子乌龟爹混蛋’,爸,你这脸还要不要啊?快弄死那杂种啊!”拽着老爹,李华一个劲儿哭诉,活像个娘们儿似得,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是个男的。

  高尔夫里的龙根笑了笑,没想到这狗日的还真有点儿能耐,不足二十分钟,就来人儿了,足足出动了两辆捷达警车,并由方正亲自带头,可见袁红所言不虚,这个李大宝在柳河乡还算个人物!

  “哎呀,现在可怎么办啊?看吧,都怪你,让你走,你不走,这下好了吧!”袁红急的跺脚,一头黑线,眼眶红彤彤的,都快哭了。

  龙根摆摆手,道:“放心吧,今儿要不把李大宝收拾住咯,龙爷爷自个儿把裤裆这鸡巴玩意儿割了喂狗!”

  “别,别介,割它干啥?”袁红又急眼了。

  心里盘算着,大不了给点儿钱,哪怕把车子卖了,也得把这事儿给平了不是。李大宝不是善茬,咱惹不起,还躲不起吗?

  又何苦赌气,非得跟人干一仗呢,还得把裤裆那大鸡巴玩意儿搭上,脑子没病吧。

  “放心吧,这事儿妥妥的。”龙根淡淡笑了笑,压根儿没瞧出半点儿担忧害怕之色。

  袁红张张嘴,有些纳闷儿,臭小子是啥人啊,派出所的人都出动了,还没事儿呢?李大宝多有钱的人啊,拿钱砸也能把你砸死咯!

  “哎,听天由命吧!实在不行,老娘一脚油门儿,把你们这些狗日的全都撞下山去!”最毒妇人心,袁红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,不知不觉挪到了驾驶位上。全身戒备,时刻准备着冲过去,来个一了百了,反正吃过大肉棒子了,死而无憾了。大不了二十年后,又是一个骚婆娘!

  龙根要知道袁红有这想法,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。迈着步子,燃起一支烟,缓缓走了过去。

  这会儿方正还没来看见自己呢,抿嘴憋着笑,盯着旁边俩父子,太有意思了。这老爹当的,见面第一句:“儿子,你鸡鸡还好不?”你他妈怎么不说,儿子你鸡鸡还在不?

  “方所长,小儿无故被人欺凌,踢在命根子之上,又无故阻断交通,这等恶人,你看着办吧。”从儿子的话里,李大宝听出了七七八八,儿子那鸡巴玩意儿还在呢,虚惊一场!

  不过,既然闹到了这个份儿上,自然不会不了了之,先不说方正回头得问自己要好处费,自己也咽不下这口恶气啊,他奶奶的,老子一个月就硬那么一回,我容易吗我,被一个电话吓软了,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!

  “是啊,方叔叔,你看看,臭小子太过分了,脚印都还在呢。”李华挺了挺裤裆,果然,牛仔裤裆,好大一个脚印儿,正中二弟藏身之所!

  的确是一招“断子绝孙脚”啊!

  李华红着脸,接着道:“仗着开了辆崭新高尔夫,无法无天了还,挡着路,还有理了?方叔叔,你快抓啊,抓住那个混蛋…呜呜…”

  “嗯?崭新高尔夫?”方正心里突突直跳,次奥,难道是那个混蛋?

  柳河乡就巴掌大块地儿,街头一个响屁,街尾都能听见,穷乡僻壤,能有多少车?高尔夫,自己不刚刚送出去一辆崭新高尔夫吗?

  “哟呵,方所长,办案呢,还是道路清障呢,啧啧啧,出动两辆捷达警车,难道哪儿出了命案不成?”龙根笑呵呵说道,吐了一口烟。

  这是方正最不想听到的声音,跟哀乐似得。妈的,冤家路窄,还是老子出门没看黄历啊,怎么到哪儿都能遇见这王八犊子?

  “方叔叔,就是他,就这小子,目中无人,还说什么警察来了又能怎么滴?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啊。快,快抓了他,铐起来拖回去枪毙了。”一旁的李华见龙根居然走了过来,冷笑连连。

  小样儿,跟爷斗,你还嫩着呢!不知道“柳河华少”咋来的吧?土包子,有辆高尔夫了不起啊?哼!

  “来啊,方所长,来,把我抓起来,回去吊着揍。”龙根笑了,叼着烟,伸出双手,相当的配合工作。

  借方正一百个胆儿也不敢拷自己,除非这身制服皮不想穿了!

  “咕噜…龙…”方正咽了咽口水儿,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,正准备打个招呼呢。却被一旁的李华抢了过去。

  “方叔叔,看啊看啊,臭小子多嚣张,抓起来,弄死他,无法无天了还!欠扁嘛不是,我非得……”

  “啪!”

  突然眼前一黑,紧跟着到处冒星星,李华惊愕的捂着脸,愣愣的盯着方正,半天说不出来话了!

  “方所长,你这是为何,打我儿子干什么?”李大宝阴沉道,颇为不满。

  以李大宝的眼里,自然看的出,二人认识,而且关系应该不错。只是,为什么要打我的儿子啊?我儿子鸡。鸡都差点儿没了,还打?当爹的自然要出来说句话!

  “为什么?堂堂派出所办案,难道还用得着一个毛头小子指手画脚吗?”方正见风使舵的本事还是挺不错的,虽然惊愕,却瞧得出形势,小混蛋自己惹不起,老子还惹不起你一个一夜暴富的土豪?

  “哼!李大宝,别怪我没提醒你,管好你那儿子,不回来就不回来,一回来惹事生非,自己睁大眼睛瞧瞧,是你那破马自达占了道!没长眼睛,不认识黄线?”

  一阵抢白,李大宝愣是没憋出一个屁来,一张老脸憋得跟猪腰子似的红。嘴角肥肉一阵抽抽。

  “方叔叔,这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明明……”李华脑子没开窍,还想说点儿啥。

  方正暴起,抡起大嘴巴扇了过去!

  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白卡卡的脸上多了几根手印儿。

  方正怒道:“警察办案,讲究的是证据!狗日的没长眼睛是不是?不会开车是不是?把驾照拿出来!老子要例行检查!”

  柳河乡不大,自然没啥交通警察,全都派出所民警一肩膀挑了,方正自然是有权力查查驾驶证的!

  “我…我…”李华懵了,彻底懵了,这什么情况啊这是?

  上次方正还到自己家里去吃了一顿饭呢,那胸脯拍的震天响,啥事儿都给揽了下来,豪气的一干云天,咋还打自己了呢?还查自个儿驾照,自己有个屁的驾照啊!

  会开车那都撞出来的技术,求玩意儿不懂,勉强知道个红灯停,绿灯行,还小学课本儿上背来的,转弯灯都不知道是啥的瘪犊子,驾照,驾照是啥啊?狗屁!

  “哼,无证操作机动车,小王,现场拍照,打电话喊拖车来,把车给老子拖走!”方正发号施令,正色道:“国产车是不咋样,可也不能买小日本的车啊?典型的卖国贼,汉奸!怪不得无证驾驶呢,哼!”

  李大宝父子脸色一连几变,今儿是咋的了?咋还扣了一顶卖国贼的帽子啊?

  李大宝叫苦不迭,妈那个吧子的,老子倒想卖国,可有那个资格吗?要真是卖国贼,老子还能怕了你?这话却万万不敢说出口,忙道:

  “方所长,你看这,能不能算了,回头我给你……”

  方正一声厉吼,严肃道:“什么算了?回头给什么!我方正秉公执法,两袖清风柳河乡谁不知道?少给我来虚的!”

  “小李,把李华带走,按照规定,李华无证驾驶机动车,将依法拘留十五天!”

  “啊?方叔叔,你……”李华大惊,这啥情况啊?不帮自己也就算了,还把自己送坑里去?

  方正铁青着脸,如同包公脸似得,别过头不去看李华!

  “爸,你,你救救我啊,要关我呢,救救我啊…”

  李大宝看看方正,张了张嘴,见方正态度冷漠,最终没有开口。

  “小华,先去局子里待着吧,我回头再想办法。”事已至此,李大宝也算明白了,今儿踢到铁板了。连方正都惧怕的铁板!

  不由得望了一眼龙根,后者淡淡笑着,时而抽一口,淡然的像啥也没看见似得。

  “带走!”方正大手一挥,小李拽着李华正准备上车。

  “慢着!”

  龙根开口了。

  “龙兄弟,还有啥事儿啊?”方正心里直打鼓,小混蛋啊小混蛋,事儿办到这个份儿上了,还想怎么样啊?

  非得老子给你下跪吗?次奥!

  “咳咳咳,这个,你叫华少是吧,你是华少他爹对吧,”龙根冲李大宝父子笑了笑,“你不说我婆娘挺漂亮,你想日她来着吗?去吧,我看看你咋日,跟你学习一点儿经验。”

  李大宝嘴角直抽抽,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,小混蛋给你那么多零花钱,啥样的婆娘日不了,偏偏遇着这么一煞星?

  “这位兄弟,这可能是个误会……”李大宝矮下身段儿,小心道:“你看能不能算了,我你兄弟媳妇儿赔偿金,你看成不?”

  龙根摇摇头,眼珠子瞄向马自达副驾上的婆娘,越看越好看,那眼珠子滴溜溜转的跟骚狐狸似得。

  “我想跟你婆娘聊聊天……”

  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摸丁香

  “美女,来,咱们借一步说话。”敲敲车窗,冲那妖媚婆娘勾了勾指头,坏笑道:“走,咱们谈谈人生理想。”

  丁香傻了,本是风尘女子一枚,家里贫穷,也没读过多少书,韩剧里不演了吗?灰姑娘遇上高富帅,装装可怜,扮扮淑女,矜持含蓄一点儿啥的,一夜之间飞上枝头变凤凰啊,多好的美事儿。

  好不容易呗传说中的“华少”遇见,带着自己上山打野炮,多美的事儿啊。刚刚还想着,用啥姿势最容易怀孕来着,可这会儿,“柳河华少”被人收拾的卑服儿的,上了铐子,马上就往局子里送呢。

  “呃,这男人看上我了?嗯,看起来不比华少差嘛,高大威猛,派出所还有关系呢。去不去呢?”丁香脑子里转了几圈儿,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  风尘女子随时做好被抛弃的准备,万一这小子上了自己只是想报复华少呢,别跟他走了,日了自己又跑了,那可咋整?

  “小杂种,你敢上我婆娘,老子弄死你!”李华急得面红耳赤,一脚踹向龙根屁股,方正眼疾脚快,一脚踹了过去。

  可怜的李华再次倒在了地上,捂着腰子喊疼!

  “老实点儿,别逼着老子给你上脚镣!”方正心里郁闷呐,臭小子能看懂脸色不,都啥时候了,为了一个婆娘得罪小混蛋,不找死呢吗?

  一个婆娘而已,日了就日了,有啥大不了?古人说的好,“萝卜拔了坑还在”的嘛,日一炮还能咋的?再者,小混蛋那玩意儿自己也见过,跟面条儿似得,想睡婆娘,做梦哩!

  “方正,这小子要日我婆娘,你怎么不管管?你不管放开我,老子自己管!”李华也火了,道上混的,谁没点儿脸皮啊?丁香虽然只是万千婆娘中的一个,可自己没日之前,那就是自己的,谁敢抢走,那就是打自己的脸!

  方正冷笑,“你哪只狗眼看见别人日你婆娘了?”说完,眼中精光一闪,冷冷的盯着李华。心里已经将李华给恨上了!

  “我……”李华为之气结,“那,那他找我婆娘干嘛?不行,你们得监督他,这个人没安好心!不然,我告你徇私舞弊,我要上诉……”

  “啪!”

  李华话没说完,猛不丁眼前一花,火辣辣的疼,又结结实实挨了一耳光!

  “够了!脸丢的还不够吗?”李大宝阴沉着脸,气哼哼道。

  李大宝眼明心静,没点儿察言观色的眼力劲儿,也成不了柳河乡“钢铁大王”,更不可能赚得盆满钵满。

  “方所长,小儿没啥教养,你别多心,都让我给惯坏了!”李大宝没理会败家儿子,冲一旁的方正直道歉。

  方正撇撇嘴,淡淡道:“你这儿子的确没啥教养,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玩意儿!哼!”

  “…”李大宝张张嘴没吭声,老脸憋成了猪肝色儿,将这口恶气吞下。

  太丢人了,脸丢完了啊,想想平日,谁不给自己一点儿面子,没想到今天……哎!

  “来嘛,美女,咱们谈谈心,聊聊人生理想,怕啥啊?”仿佛知道丁香怕李华似得,冲着李华道:“他会同意的,不信你问他。”

  李华揉着脸,怨毒的望着龙根,李大宝陪着笑脸,“对对对,小华不会在意的,你们慢慢聊,慢慢聊,不着急啊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丁香噶几一身打开车门,一股浓郁的香味儿飘了出来。长腿儿细腰大奶子,曼妙如模特一般的身条不由让人眼前一亮。

  “丝袜裹着性感,罩子托着大奶!”龙根心里赞了一句,搂了搂裤裆,压压火。其实李华这孙子眼光听毒辣的,哪儿找到这么漂亮的婆娘啊?

  李华如实质般的眼光死死盯着龙根,恨不得咬碎狗日的骨头渣滓。太气愤了,不带这么玩儿的啊,你有背景有能耐,别抢老子婆娘啊,次奥,算啥本事?

  “方所长,你看,能不能把儿子……”见龙根带着丁香远去,李大宝趁机问道。

  虽气愤儿子不懂事儿,然终于是自己撒的种,怎么能不心疼?见龙根没在场,连忙问了一句,大不了给点儿钱嘛。

  “李大宝,派出所你家开的呢?”方正拿眼一横,不满道:“以后再说吧,这事儿我还得好好调查!小王,拖车来了没,赶紧把这辆马自达给老子拖走!”

  李大宝嘴角一抽,狗日的动真格的啊。“妈的,这回不下血本是不行了!”咬咬牙,李大宝心中有了些主意。

  钱多的是,儿子却不能受罪!

  “小混蛋啥背景啊,咋还把人婆娘带走了捏?”高尔夫里的袁红慢慢松开了车钥匙,一个心终于落了地儿。

  原以为要把小龙带走,可没想到,柳河华少啪啪啪的连着挨了几大嘴巴,还上了手铐,李大宝来了都不好使!啧啧啧,这小子不简单呐!

  “小龙本事不小呢,真的把李大宝收拾住了!”袁红微微一笑,脸蛋儿抹过一丝潮红,屁眼儿猛得一疼,有些乐极生悲了。

  领着丁香饶了个大弯儿,回头瞅瞅没人偷看,这才细细打量丁香。越瞧越喜欢,越瞧越激动啊。

  “啧啧啧,喷的啥玩意儿啊,这么香,奶子都快掉出来了,多大号儿的啊。”龙根一点儿没客气,伸手就摸,“来,我摸摸奶子,哎哟,我就稀罕你这大奶子,啧啧,好大好软呐…”

  丁香羞红了脸,胸脯被人摁住,连搓带捏,乳尖儿猛地一疼,忍不住闷哼一声。

  “美女,你叫啥名儿呢?对了,我叫龙根。”手上搓着,嘴里也没闲着,问道。

  丁香眨着眼睛,哼了哼鼻子,“嗯哼,我,我叫丁香嗯哼,帅哥,别,别捏了好不,我痒嗯哼…”说着丁香扭扭腰,夹夹腿,身子有些发热。

  龙根松了手,道:“摸了你奶子,你也别吃亏。来,摸摸我裤裆这东西,撮一撮,揉一揉,保管你摸了还想摸,信不?”

  不用龙根说,丁香早瞧见裤裆顶起的帐篷了,圆顶搭帐篷,跟蒙古包似得。

  “这里面得藏了多大的家伙事儿啊?”丁香有些发怵,自己也干点儿私活,接接客改善改善生活啥的,却没自来熟摸人裤裆的习惯。

  再者,这小子真想日自己还是玩弄自己,羞辱华少呢?别到时候哪头没捞着,反倒挨顿毒打,那可不划算了!

  “咋的?不好意思啊,摸摸怕啥,又不收你钱?”龙根一瞪眼,抓着软弱无骨的小手往帐篷上按了下去。

  丁香一愣,连忙抽回了手!

  “你你你…你裤裆有啥东西?”丁香瞪大了眼珠子,惊惧的退了两步,“你,你…你…那是那个玩意儿……”

  龙根笑了笑,要的就是这反应啊。不然老子还懒得脱裤子了呢。

  “嘿嘿,我这玩意儿咋样,够用不?想日日大肉棒子不?嗯…”龙根又靠了上去,眼珠子瞄着深深沟壑,撩起裙子往腿缝儿摸了去。

  大冬天滚着黑蕾丝不知道冷不冷,反正摸着舒服的很,滑溜溜的,两条大腿瞧着瘦,摸着有肉,一捏弹性十足。手掌捂住裤裆搂了一把,两片饺子皮勒得紧绷绷的,中间一条小缝儿,饱满的很,都有点儿潮热了。

  “又是个骚婆娘!”龙根暗暗笑道,“不过,老子就是喜欢骚婆娘!”

  “嗯哼,帅哥,别,别摸下面啊,嗯嗯嗯…你咋还捅了呢…嗯…”从震惊中回复过来,丁香才晓得,自己私。处都被人摸了个遍!

  也难怪,刚刚摸到的那玩意儿太吓人了,粗大雄壮,硬硬的跟铁似得,偏偏滚烫如火,隔着裤裆都感觉到热乎!这东西咋长的?

  “啧啧,都出水了呢,想日日大漏油棒子不?”龙根邪恶一笑,抽回了手,两个手指湿漉漉的。

  丁香愣在当场,心里想,可没敢说出来。

  “龙兄弟,好了没啊?天怪冷的。”这时候,弯那边的方正喊了一嗓子。

  龙根没理方正,冲着丁香道:“来,我给你留个电话,到时候打给我。我就给你写奶子上吧。”

  掏出读驾校考理论的笔,罩子往上一推,压着奶子,“唰唰”写下了电话号码,标注:“龙根”二字!

  “好了吗?嗯,好痒啊…”丁香羞得那个脸啊,跟猴屁股似得。不由得暗暗猜测,这小子谁啊,咋这么色呢?还把号码写在咪咪上,太坏了。

  不过,那个东西好大哦!

  丁香还在发春,龙根已经走了过去。这时的李华等人冻得直搓手,也就方正、李大宝俩人皮糙肉厚脂肪多,不怕冷。

  “龙兄弟,忙完了吧,我就先带着嫌疑人先回去了,你看咋样?”方正顾不得啥面子不面子了,真不想被小混蛋再宰一刀。妈的,一句话就是十四万呐,一辆崭新的高尔夫啊!

  方正现在就见不得那辆白色高尔夫,一看见心窝子跟刀扎似得难受,一提白色都想搂火!十四万呐,自己要不贪点儿,抠点儿,一辈子工资也没这么多啊!

  “成,那你先忙吧。赶明儿我去派出所找你喝茶……”龙根倒也没说啥,转身上了高尔夫。

  方正一脸铁青,到派出所喝茶,这啥意思?

本楼字数:6841

【未完待续】